“桃花颜色亦千秋”- 他人捉刀的传世名联

对联可能是中国传统文人玩文字游戏的最佳形式,也是仅存在于汉语言的最独特的文字艺术样式。自古以来就名联叠出,巧夺天工。对联体现了传统文化精致的一面,既可以作为一种文化工具流布茶坊酒肆,园林屋宇,给日常生活平添一段文化韵味,同时,一幅好的对联也能让人们长久回味,名垂青史,成为一件有分量的文学作品。小凤仙这两幅献给蔡锷的挽联,虽然都是他人捉刀之作,溢美之词太过,但小凤仙却倚重这两幅名联,博得了一段“英雄知己”的传奇名声。所谓“桃花颜色亦千秋”,在这个意义上,也算是实至名归了吧。

< 打开 >

【歌词】青山更几重

红尘里,雾霭中,步履太匆匆
寅初亭上呢喃语,球场绿茵浓
少年志,儿女情,挥洒成花雨
民主湖畔久徘徊,浅吟四季风

红尘里,雾霭中,背影渐龙钟
松林坡前重击掌,款曲仍相通
少年志,儿女情,殷勤一杯酒
磁器口外帆影淡,青山更几重

< 打开 >

雏凤不识老凤声

ab9d322abdef034bd52af1e6

当今流行“弘扬传统”、“振兴国学”,这自然是好的。不过,在“弘扬”和“振兴”之前,我们是不是该先把那些曾被当作破烂扔掉的传统文化常识找些回来,恶补一下?否则,连常识都是缺失的,我们到底要“弘扬”和“振兴”些什么呢?我们总喜欢号称自己几千年来文脉不断,恶乃太过乐观乎?有说自从南宋末年,陆秀夫背着小皇帝跳海自尽之后,汉文化的文脉就断了。尽管这个论断显失公允,但却并非毫无道理。

< 打开 >

未妨惆怅是清狂

一般而言,在所有文学体裁里,诗歌应该最能够超脱于时代了。左不过风花雪月,美人芳草,管它是李家天下还是赵家江山,总是不相干的。但是情况却往往相反,即便是诗歌这种“纯文学”,也完全无法逃离时代的影响。

胡应麟在《诗薮》里说:盛唐句如“海日生残月,江春入旧年”;中唐句如“风兼残雪起,河带断冰流”;晚唐句如“鸡声茅店月,人迹板桥霜”。皆形容景物,妙绝千古。而盛,中,晚界限斩然。故知文章关气运,非人力。

而说到言情,情况也大致相仿:初唐张若虚的“谁家今夜扁舟子,何处相思明月楼”,干净唯美,纯情得如同当代作家琼瑶奶奶的小说场景(另外,台湾女作家萧丽红的言情小说《千江有水千江月》也是化张若虚的诗句取名);而到了晚唐,杜牧的一句“十年一觉扬州梦,赢得青楼薄幸名”,格调就大不相同,简直颓废得无以复加,乃是不折不扣的狂生加嫖客。

< 打开 >

依稀闻到“太狂生”

如果说“性”是对肉体孤独的救赎,那么,“美”则是对精神孤独的救赎。当得到救赎的人类带着自我意识从懵懂中苏醒,就不但创造了生命的奇迹,也同时成就了自然的荣耀。这就是当我们在谈论艺术的时候,我们真正在谈论的东西。数千年前,睿智的孔夫子用《诗经》开篇的一首《关雎》,为我们开创了言情的传统。这个伟大的传统一路风情万种,美轮美奂,也为我们身处的这个东方文明,赋予了优雅而高贵的非凡气质。我们应该知道:在有关情爱的主题里,我们大可不必妄自菲薄,其实我们并不虚无,其实我们深解风情。

< 打开 >

小楼何处听春雨,深巷不闻卖杏花

你看,无聊之人自有无聊趣味。“杏花、春雨、江南”,呵呵,陆放翁这个牢骚发得雅致,简直浑然天成。他就是个诗人的料,是上天特遣到世间来的江湖客、山水郎,为的是要他行吟大地,诗酒逍遥。如果真的遂了他的心愿,早早地 “铁马秋风”, 战死沙场,那就太可惜了。剩下这一折折断肠春色,烟雨江南,又交给谁来歌咏? 付与谁去勾描?

< 打开 >

触不可及的“本体”

可能每个人都会在不同的阶段纠结于关于“存在”和“虚无”的冥想之中。大部分人是在开始恐惧“死亡”的时候触及到这个问题的。这也正好是人的世界观形成过程的开始。我本人大概是在初中阶段开始发生这种纠结,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必定无解。所以长时间陷在这个泥潭里不能自拔。我成长的关键时期是上世纪八十年代,那个年代恰好又是各种思潮纷纷活跃的时期。书店里有大量的“汉译世界哲学名著”之类大部头丛书上架,就跟风读了不少。直到上大学时,不务正业,在图书馆里生生地啃完了罗素的《西方哲学史》上下两册,才算为自己在这方面划了一个句号。到今天,觉得有必要就这方面的一些零星的心得,自己跟自己做一个较完整的交待,所以有了这篇笔记。一方面可以供自己翻检,算是一个糊涂的了局;另一方面也分享出来供读者批判和指教。

< 打开 >

微软Skype 6.0官方下载

11月7日消息,微软Skype部门正式宣布Skype将完全替代Messenger之际,MSN中国今日对腾讯科技表示,MSN中国以提高用户体验和满意度为宗旨,在中国市场Messenger产品将不会发生迁移。为什么中国市场是个例外?正如腾讯科技评论指出:“微软让中国大陆成为全世界仅存的MSN孤岛,很可能由于Skype与MSN两个软件在中国复杂的合作、股权的关系——二者各自拥有不同的中国合作运营方和股权方。”

< 打开 >

莫言幻觉

800%281%29

莫言才华横溢的“异域文化”是奇幻的,奇幻得令诺贝尔奖委员会折服。莫言把这个叫做“文学的胜利”。只是,莫言对环境所倾注的关怀远大于人性,他对“怪力乱神”的兴趣太过张牙舞爪,很多时候已经喧宾夺主,成了叙事的中心。我们从莫言那里获得了太多晃眼的意象:红色、酷刑、怪异的性癖好、丰乳肥臀……等等,很象看了许多张艺谋的电影,看完之后,眼睛被各种鲜艳色彩闪烁得生疼,但最后除了这些斑斓的色彩之外,竟然没能剩下些什么

< 打开 >

让wordpress按“相对路径”访问的方法

wordpress不支持相对路径,这样非常不利于多域名的访问。用什么办法可以让wordpress按相对路径来运作呢?很多人的方法是:登录后台-setting-options,将wordpress url设成“/”(引号里面的)就可以了,千万不能留空,否则系统会让你重新安装wordpress,确定后,wordpress url 那一栏是空的,但是在数据库里,siteurl的值是“/”。

< 打开 >